从小学地理,还是分不清东南西北,我的第一本

 新闻资讯     |      2020-01-03 21:45

小时候,我们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比如,我们以为爬上*的山就可以摘到星星,要是一直走、一直走,就会走到天边。

这本书的所有问题,都从孩子的视角讲起,从孩子的生活经验出发,去探索所有的地理问题——就好像它们*次被发现一样。

说到距离,你听到*多的就是米、公里这些,可是你知道胡夫金字塔是多少腕尺吗?我们小时候很喜欢给别人起外号,你大概想不到,很多路、很多地方的名字,就像你给同学起外号一样有趣。

地理是历史发生的舞台,因为有了人类的友情出演,加上时空背景,地理才会这样生动、丰富。

从身边的一条路说起,饶有趣味地回到各种地名诞生的情境——有的时候我们已经忘记,人和故事都是从土地里生长出来,又变成了它的一部分。

虽然从小学地理,但我们身边有很多大人还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也不会看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必须打开手机导航。这是因为,我们只是堆积了很多地理知识,并没有形成地理思维。

这本书就是着眼于启发孩子的地理思维。所有的地理问题,哪怕是常识,也可以抛弃下结论的方式,变成有趣的探索。从身边的方向、距离和相对位置,到脚下这片土地,再到我们圆滚滚的家——地球,层层剥茧,由易到难。读完这本书,孩子们会获得很多实用的地理常识和地理思维,甚至比很多大人都厉害。

这本地理书语言活泼,充满童趣,遵循了从近到远、从小到大的逻辑,道理也讲得巨细无遗,是很适合孩子的启蒙读物。而更宝贵的友邦装饰,是藏在那些具体知识背后的视角和格局。跟着作者的视角看地理,越看就越让人不由地思考我们脚下的这个星球,它承载了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承载了几千万年的生物进化史,茫茫宇宙中只此一颗,冷点热点不行,离太阳近点远点也不行,这么一想,实在无法不对地球肃然起敬又充满感激。

这是一本基础、全面、生动的地地道道的地理启蒙书,同时它也是一本带着浓浓人文气息、有着巨大脑洞的知识读物——这是怎样一种阅读体验,看一看,确实涨知识,也很奇妙。

如果我告诉你,埃及著名的胡夫金字塔高度为280 腕尺,你一定会觉得很奇怪,可在当时,人们就是这样来描述的。那时,人们计算长度是以国王胡夫的前臂作为标准。胡夫前臂的长度就是1腕尺,准确地说,应该叫1“胡夫腕尺”。

这种计算方法确实很有趣,但也有个问题,那就是:不同的地方采用的长度标准会因人而异,交流起来很麻烦。如果一个埃及的小朋友来到中国的游乐场玩过山车,一看游戏规则,发现要求是“身高5‘郑某某腕尺’以上”,相信他一定会晕倒。

所以,后来全世界的国家都一起制定了一个通用的长度单位,也就是我们现在经常用到的厘米、米,等等。

我们知道,地图上的方位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我们先确定学校和家的大致方位,再用线勾勒出你每天的路线图。

我家住在一条名叫“永丰”的路附近,十多年前这里还是一大片农田,我猜起名字的人是希望地里的庄稼“永远丰收”。还有一条路名叫“圆明园西路”,你一定能猜到它是什么意思,是的,这条路位于圆明园的西边。还有一条路叫“软件园路”,因为这条路两边有新浪、百度、联想、腾讯等知名的IT 企业。

问一下你的爸爸妈妈,或者到网上查一下你家和学校附近及其他你经常走的路背后的故事,你一定会发现很多意想不到的好玩的东西。你还可以把这些好玩的故事分享给自己的朋友。

正因为河流对古代人的生活非常重要,人们很早就给河流起了名字。而且很有意思的是,中国的河川名大都是专有名字,也就是这个名字只属于这条河,所以河流很少有重名的。不像以前我们班上有两个李伟,两个王建军,老师在叫他们时,不得不在前面加上“大”“小”来区分。

你有过像我们这样的念头吗?现在,我们都知道,无论站在多高的地方,哪怕是站在珠穆朗玛峰上,也摘不到星星。就算走遍千山万水,无论是遇到平原、山川还是海洋,我们的头永远不会有和天相撞的危险,因为这蔚蓝色的天,在无论什么地方,高度总是一样的。简单地说,我们已经知道,地球其实是一个圆滚滚的球。如果沿着同一个方向,一直一直地走下去,最后我们可以回到出发的地方。

如今,我们可以很方便地看到这种图片,它是在宇宙空间站看地球时的情形。地球是一个漂亮的大大的球,自由自在地飘浮在空中,四周毫无依傍。

所谓的上下,其实是人对引力的一种感觉,习惯上,我们把被吸引的方向叫作“下”,而背向引力的方向叫作“上”。我们生活在地球上,地球对我们有引力,所以我们以朝向地球为下,离开地球为上。

想想地球悬浮在太空的情形。在你所处的位置抬头仰望,你看到的是长空万里或者繁星点点。那么,在地球的另一边和你相对的位置上的人,他们看到的会是什么呢?观察一下气球下方的蚂蚁,你就会明白,他们看到的依然是长空万里或者繁星点点。

对每一个地方的人而言,永远是以朝向地球为下,离开地球为上。如果把背景放置在宇宙空间里,则没有“上”“下”之分。

冬天为什么比夏天冷呢?难道是太阳离地球比夏天更远了吗?还是太阳照射了一个夏天,累得没劲儿了,就要熄灭了?

其实都不是。太阳的火是一种永远不会熄灭的火,不知疲倦也不会疲倦地一直用同样的热度燃烧着,把同样丰富的光和热散射到地球上来。冬天,太阳也不是离地球更远了,事实正好相反,此时的地球位于近日点,距离太阳要比夏天更近一点。

那就更奇怪了。我们都知道,烤火时离火炉越近越暖和,越远越冷,怎么会离太阳近了,反而是温度更低的冬天呢?

也就是说,近日点与远日点500 万公里的差距,相对于地球与太阳那么远的距离而言,极其微小,以至于对太阳光照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问你什么是一天,你会有多少种回答方式?你可能会说:“24小时就是一天啊。”也可能说:“过一个白天再过一个黑夜就是一天。”这两个回答通常是没错的,但也有例外。如果我们把白天和黑夜的交替看成一天的话,就有可能出现一天等于一年的怪事。想想看,为什么?对了,在北极点和南极点上,半年时间一直是白天,半年时间一直是黑夜,要完成白天和黑夜的交替需要整整一年时间!

格陵兰岛也是北极地区有人类居住的地方之一, 在这没有太阳的极寒天气里,格陵兰人喜欢抱团取暖。极夜的时候,几个自愿组合的家庭,会集体搬进一处用石头搭建的石屋里,因为人多可以更好地抵御严寒。没有特殊情况,人们连续几个月都会待在里面,吃夏天备好的鱼干和鲸肉,休息时,大宁波家装公司家会围着炉火讲述祖先的故事和传说。

你可能会想,整天都是黑夜,应该不需要上学,可以在家里睡懒觉,想睡多久就睡多久。不过你想错了!学校的老师们会在长夜的冬天登门叫醒还赖在床上的学生,把他们拎到学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