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海市教育实验幼儿园男幼师:幼儿园不能没有

 新闻资讯     |      2019-11-08 00:09
与一般老师不同,这一群老师,或默默坚守在援青一线,以先进的理念和无畏的奉献改变当地的教育;或在质疑中坚守,以阳光般的笑容、无微不至的照顾温暖孩子们的男幼师;或几乎全部精力都放在学生身上,不分白天、黑夜,没有周末和节假日的高三老师;或用专业和学术帮助学生准确掌握各项职业技能的职业教育老师…… 我们将镜头聚焦这一群老师,去发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正能量,去感受他们的酸甜苦辣。 大众网·海报新闻威海9月9日讯(记者 张宏博) 男幼师之于幼儿教育群体,好比一缕穿过树林的阳光,折射出了别样的风景。他们对于这份职业“累而乐之、苦而爱之”;他们坚持的是他人所不解甚至鄙夷的路;他们身怀一颗温暖之心,走着无愧于心的教育之路。9月4日,大众网记者实地探访了威海市教育实验幼儿园的三位男幼师,了解了男幼师群体的酸甜苦辣。 当天是幼儿园开学的第一天,小班班主任贾平水迎来了刚刚入园的新生,大众网记者来到现场时,贾平水正在带孩子们吃饭,孩子们刚刚来到幼儿园非常不适应,哭闹不止,贾老师站在孩子们中间,耐心地安抚,给孩子们喂饭。“我从事幼师行业已经8年了,我从很小就喜欢孩子,家里哥哥姐姐的孩子很多都是我抱大的。”贾平水介绍说。 后来,他真的选择了学前教育专业,他表示,很多人可能因为就业前景好等原因而选择当幼师,而我是真的热爱这份职业。 只有两年幼师工作经验的大班教师刘恩荣也因为喜欢孩子而选择幼师,刘恩荣说:“工作之后才明白,喜欢只是第一步,还要保育和教育,我也深觉自己的责任更重了。” 但是王吉仁的这种坚持并不顺利,“我做幼师的最大的阻碍就是家人的反对、社会的不认同。”王吉仁说,起初,每当有人问自己是做什么的,说我是男幼师自己心里也没有底气,但是现在我会自信地说自己是一名男幼师,因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这个职业,也会觉得男幼师很厉害! 贾平水笑着说:“男幼师比较少,所以大家通常首先捕捉到男老师的影子,男幼师在幼儿园经常遭遇被‘围观’,也是幼师界争抢的‘宝藏男孩’,孩子们更愿意和我们玩耍。” 作为幼儿园的男老师,拥有跟女老师相比天然的优势。在跟孩子们游戏的时候,特别能带动孩子们的激情,让孩子们特别投入地参与到游戏之中。孩子们总是围绕在我的周围,笑着跳着,像小天使一样,还经常缠着我说:“老师,我们再玩一个游戏吧!” 贾平水也表示,在幼儿的成长和教育过程中,“男性角色”不可或缺。但是目前,父亲缺位家庭教育的现象比较普遍。 王吉仁讲述,有一年刚接手的大班,一个小女孩父母离异,对男性戒备心理很强,在游戏环节中只跟女孩玩,躲着小男孩。我希望给她更多的安全感。于是带她玩喜欢的游戏,给她参与的自由,她逐渐接受我,直到一天她摔倒划伤,我带着她去处理并安慰她。此后,她彻底放开戒备和我分享生活中的趣事,讲一些心中的小秘密。她整个人也开朗了不少。 贾平水说:“家长来送孩子,满教室都是人他第一眼就能找到你,去找这个老师,找到你,他就不哭了,孩子给我这么大的信任,心里瞬间就融化了,再苦再累都值得。” 贾平水表示,很多孩子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哭啊闹啊,但是一个周以后、一个月以后或一年以后,老师的一个动作,一个表情,甚至可能刚刚抬起手孩子就知道你要干什么,这就是和孩子之间的默契。 “一开始没有经验真的会出很多错,很多方面没有照顾到,真的要和家长道歉,家长却都很体谅,这是家长给我的感动。”贾平水讲述,记得有一次老师被蚊子咬了,第二天孩子拿了花露水来,领着妈妈冲到教室,喊着老师被蚊子咬了,我要给他喷一喷,那一瞬间感动得想流泪。孩子和家长给予的这种信任让我有什么理由不给他们全部的付出。 大班教师王吉仁在通往男幼师的路上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境遇,王吉仁表示,我原本很喜欢孩子,又多方面了解到幼儿教育男教师的缺失,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走进了幼儿园,没想到这里的氛围这么好,也坚定了我的选择,一干就是10年。 在熙熙攘攘的现实世界,他们的工作平凡无奇,同样坚守在人生起跑线的第一关口,同样是蜡烛、是园丁,男幼师,需要更多的注目,他们的辛勤付出,和对孩子的那份“珍爱”告诉我们,幼儿园不能没有“爸爸”。